宋思远表情玩味,看起来还颇有一些志得意满。/Www。QΒ5.coM

其实吧,他老人家还是犯了一个错误,有点美丽,有点……花痴。

说起来话就长了。

关于思韵的二哥,宋思远的弟弟,妖惑众生的桃花男人,宋思寒。

宋家的正常人不太多,说起来本来宋思韵还算一个,别看小孩神神叨叨的,这下子,嘿。

宋思韵当初为什么非要和宋思远回国,宋家父母不知道,宋思远也是一副我什么也不知道的表情,实际啊,心里门儿清。

说起来是很符合宋二哥的感觉的想法,宋二哥对宋小妹下手了。

有点狗血,有点劲爆。

这就是为什么说其实宋小妹还是一个正常的孩子。

宋思韵和宋思寒的感情一直就很不错,年龄差距还算小,自然接触的就更多。

天真活泼又烂漫的宋思韵与早熟强大又腹黑的宋思寒在一起幸福的生活了许多年。

对于宋思寒对宋思韵的感情什么时候变调的,宋思远还真说不太清楚,也或许是一直啊从来啊,直到让宋思远觉出不对劲。

作为一个强大的腹黑桃花妖孽男,他做什么都会不着痕迹,如宋大哥也是逐渐才隐约觉得思寒总是有意无意的不让自己接近思韵,又是思寒飘向思韵的眼神也绝对不像是一个哥哥该有的。

宋思远上了心,越看越心惊。

思寒到后来知道大哥已经发现,索性也不隐瞒,眼神更加肆无忌惮,对他大哥的隔离越发明显。

好吧,宋思韵和她大哥的不和很明显宋二哥是个幕后黑手。

以上东区之肮脏,宋思远之耳濡目染,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觉得原来自己的家里也不怎么安稳。

对于思韵,他也没什么想法,当时思韵只有十岁,宋思远他不恋童。

但是很明显,思寒很是萝莉控。

十三岁的少年把妹妹打扮的如同芭比一样珍藏起来欣赏,幼小的女孩乖乖的任哥哥摆布。像小男生宋思远有着妹妹情结一样,小女孩宋思韵也有着哥哥情结,整日整日的和宋思寒黏在一起。

她的哥哥永远不会厌烦,永远那么温和,永远对她那么好。

可是啊,凡事都有可是啊。

这个世界永远都充斥着伪装隐藏欺骗未知。

说的很可怕,其实意思就是,他宋思寒的妹妹远没有他以为的那样被洗脑而不谙世事。

人性永远是无法探查的东西。

在宋思韵十一岁生日的晚上,宋思韵的床上,宋思寒痴迷的贴近了他的妹妹,轻吻住了她的嘴唇,呢喃的说着“思韵,哥哥很爱你……是男女之爱……你懂么……”

吻啊,吻啊。

宋思寒以为妹妹不会拒绝,宋思寒以为妹妹还不了解。

可宋思韵懂的透彻!

她推开了宋思寒,一脸的不可置信,“哥哥,我真没想到……你,真恶心……”

宋思韵推门跑了出去。

她满心的惊异,同在曼哈顿成长,这个人性的熔炉,肮脏的染缸,谁会纯洁,谁会稚嫩。

宋思韵自己对宋思寒的想法不是没有察觉,只是一直在强迫自己忽略。

当一切突然摆上了台面,她惶恐,不安,忧虑,惊吓。

一头扎进了宋思远的房间,一句话不说,蜷缩在床上一动不动。

宋思远询问着妹妹,但宋思韵并不理会他。

当宋思远看到赤脚站在走廊上的宋思寒时就明白了,心底居然还有一丝冷笑,你太嫩了思寒。

宋思寒的想法不得而知,二天他依旧如以往一样对待宋思韵,但宋思韵的表现就像一直受惊的小鹿。

然后宋爷爷去世了,宋思远要回国了。

宋思韵坚定地要求要和大哥一起回去,不听任何劝阻,一旦平时乖巧的孩子犯起犟,怎么也无法让她回心转意。

宋思寒的眼神里带着悲哀,宋思远的眼神里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十一岁的宋思韵回国了,想要洗掉身上一切二哥所留下的痕迹。

芭比思韵华丽丽的变身了,朝着太妹的方向勇敢前进。

宋思远最多的还是冷眼旁观,其实他还是很想和宋思韵搞好关系的,也许是宋思寒的公关太成功,宋思韵始终很抗拒他,关系甚至是越来越差,时常吵架,思韵的性格也开始刁钻古怪。

但是,凡事又有了但是。

乖巧的思韵又回来了,并且……

搂紧了怀里的思韵,宋思远的笑容愈发诡异。

这就说到宋大哥那个有点花痴有点美丽的念头了。说起来还算可爱,依旧是粉红色的泡泡冒啊冒的。

之前说过,宋家没有正常人,仅存的宋思韵也壮烈了,所以宋思远以为,思韵拒绝了思寒的原因……是自己。

之前那么惶恐的思韵还不是来到了自己的房间,还不是坚持要和自己回国,还不是……勾引了自己!

多么美丽的想法啊。

宋思远的属于宋家的邪恶因子开始愉悦的萌芽,对于伦理道德,宋思远看的真不怎么重,这么美丽的诱人的已经吃到口中的思韵……他一点也不想再放手了。

想到思寒,宋思远的心情不错,兄弟并不一定都情深,虽然宋家哥俩没什么矛盾,从思寒手中得到思韵,对于多少年被思寒阻挡没有亲近过妹妹的宋思远来说,这真是一件值得快慰的事情。

真是忍不住想让思寒知道。

同样腹黑的思远邪恶的想着,弟弟会是怎样的表情呢。

抱紧怀中滑腻的**的身体,淡淡的女人香气萦绕,宋思远嘴角带着笑的睡去。

以上是宋思远幸福的想法,如果思韵听得到……大概是一声冷哼。

宋家大哥,你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

不过是熄火的一剂药,也能让您老人家想这么多,太,太没劲了。

至于亲爱的可爱的……可怜的思寒同学经此一役是否失败已成定局呢。

呵呵,现在没人知道。

清晨醒来,没人惶恐,没人疑惑,没人别扭,没人害羞。

**的敏感的身体贴在一起,严丝合缝,上帝真是个美学家。

在熹光中,恢复原始,曼妙的身体,精劲的身躯,晃动,摇摆,进出。

眼中只有**的粉红。

喘息,嘶吼,喷射。

宋思远心里眼里口中只有面前的思韵。

思韵心里……鬼才知道。

思韵在想,晨起活动一场,感觉还真不错!

最新全本:、、、、、、、、、、